ag真人-ag线上国际-在线ag8真人

您现在的位置:ag真人 >> 世界能源 >> 内容

国际油市“巨震”之③油价“过山车”震荡会有期

  由于全球大流行的疫情持续抑制需求,加上产油国先后官宣4月份增产供应计划,国际油价在3月16日跌至4年来低点之后,3月17日再度震荡下行,跌破30美元/桶的心理关口,WTI原油4月期货报26.95美元/桶,布伦特原油5月期货报28.73美元/桶。至此,在3月6日之后的12天时间里,国际油价大跌小涨,“过山车”走势创下2008年12月以来最大单周下跌纪录后,WTI和布伦特油价已分别跌去41.28%、43%。

  与此同时,全球股市也在大起大落中变成难以控制的巨兽。美股触发7个交易日内的第三次熔断,道琼斯工业指数3月16日暴跌近3000点,创下1987年以来最大跌幅。在此之前的3月12日,欧洲各国股市全线暴跌超过10%,全球股市12个国家轮番熔断。

  面对大地震似的石油、金融市场暴跌,石油价格信息服务公司的全球能源分析主管汤姆·克洛扎表示:“这是一场短期战争,或者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的确是前所未有。”在本周又一轮惊心动魄的暴跌暴涨中,诸如“原油价格何时会见底?大幅波动会持续多久?”的克洛扎式疑问已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全球原油需求短期依然保持低位

  国际油价短期内仍要承受下行压力

  作为主要大宗商品之一,原油价格走势总体遵从市场供需规律。但国际油价本身具备很强的金融属性和地缘政治属性,自然灾害、全球公共事件等因素同样会引发油价剧烈波动。本轮油价的一跌再跌就是长期因素和短期因素交织、供求关系失衡与重大突发事件叠加、政治因素与经济因素综合作用下,在短时间脱离基本面约束的结果。

  实际上,自3月6日以来,国际油价震荡下跌到自2014年以来的市场价格底部,WTI一再触及30美元/桶的关键心理点位并最终于3月17日突破。

  如果说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停飞停航、赛事取消和其他经济干扰,诸如制造业、零售业、旅游业、餐饮业等均受到影响,在原本世界经济景气弱化的情况下,进一步吞噬了消费端的原油需求,那包括OPEC+在内的石油生产商在减产协议未果之后宣告正在计划中的产量增长,将进一步加大原油市场的供过于求。

  所以,在不少专家看来,未来油价的走势如何,很大程度上要视OPEC+下一步的行动而定。由于主要产油国尚未决定在今年3月减产协议到期后何去何从,下一步全球原油供给端依然面临不确定因素。

  如果OPEC+减产协议谈判就此破产,不再坚守2016达成的减产协议,那么意味着从二季度开始各产油国将不再受到维也纳联盟协调机制的约束。日前,沙特和俄罗斯、伊拉克相继表达了4月增产原油的意愿。市场预计国际原油供给过剩将加剧,2014年价格战令国际油价暴跌的情形或将再现。

  高盛表示:“由于新冠疫情蔓延,需求下降,低成本生产的增长明显大于预期,现在预计到4月份石油盈余将达到创纪录的600万桶/日。”如此一来,目前的“降价+增产”行动可能加剧二季度原油市场供应过剩局面,在原油库存持续增加背景下,短期油价仍有向下风险。

  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副院长刘朝全认为:尽管沙特等国的产量尚未完全释放,国际油价下跌的压力已经提前释放了,到4月1日后,国际油价尽管还有可能下行,但继续大幅下跌、长期持续低油价的可能性很小。

  就此,悲观者认为,原油市场正遭遇上世纪30年代以来最糟糕的基本面。《金融时报》引用能源分析师鲍勃·麦克纳利的话说:“需求崩溃和供应激增同时出现,非常罕见……油价崩盘才刚刚开始”。也有专家提醒,当前新冠疫情正在欧洲、中东、美国蔓延,未来更多国家将采取停工隔离、旅行限制等措施,短期经济增速将会下滑,并不利于国际油价的反弹。一旦出现地缘政治冲突,全球经济表现有可能受到新一轮冲击。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高级研究员刘明彦判断,从技术层面来看, 2016年1月创下的每桶26美元的近4年的低位可视为国际油价的底部。

  乐观者认为,不论从财政对原油的依赖度还是原油盈亏成本的角度考虑,沙特略显过激的低价格策略并非长久之计。如果国际油价已跌至各产油国都难以承受的范围,各方可能将回到谈判桌上,届时油价的反弹回升也终会到来。招金期货原油研究员高健表示,面对需求如此疲软的市场,即便联盟破裂,依然需要通过某种方式协作,来维护全球原油市场的基本稳定。

  而金联创石油经济首席研究员钟健则看到,原油极端行情的出现进一步表明,油价中因恐慌造成的价格泡沫已到了极度膨胀的时刻,这恰恰是转机发生的前夜。

  各产油国剩余产能提升空间有限

  供需基本面仍是主导油价走势的决定因素

  透过现象看本质,在需求减少的背景下,石油行业面临供应过剩、地缘政治和新冠肺炎疫情三重利空,价格战难以轻易改变决定油价走势的供需基本面。

  产油国影响油价的主要手段就是利用手中握有的剩余产能,试图改变供需基本面。1985年年底,沙特发动价格战时,掌握的剩余产能超过400万桶,科威特、阿联酋、利比亚等主要产油国的产能利用率都在50%左右,因此在短短3个月内将WTI油价由25美元/桶拉低至10美元/桶左右,总体跌幅超过60%。

  而这次,包括沙特在内,市场主要参与者的剩余产能已相对有限,参与联合减产的很多国家产能利用率甚至已经超过95%,虽然各国拉开竞争架式,但真正的增产空间并不大。

  超低油价对各产油国均不利,价格战难以持久。尽管沙特和俄罗斯的石油生产直接成本很低,但其财政收支平衡对油价依赖很高,两国均无力承担目前油价水平的长期持续。尤其是对财政严重依赖石油收入的沙特而言,在未完成境外股票上市前,欧佩克联盟不能解散,减产节奏不能停止。俄罗斯经济对石油的依赖程度虽不及沙特,但油价暴跌将导致俄政府财政收入减少37%,较沙特更高的生产成本也很难支撑长期的价格战。

  现实情况是,一方面,由于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蔓延,需求端的不确定性仍然在压制油价。国际能源署(IEA)最新发布的月度报告预计,2020年全球石油需求为9990万桶/日,较2019年下降9万桶/日,为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年度负增长。在此情况下,国际油价回升到前值的可能性也不高。

  也有专家表示,目前国际油价的暴跌是非正常现象,不能长期持续。随着中国疫情得到控制,需求逐渐恢复,或将为纷乱的国际石油市场注入一支“强心剂”,成为拉动油价的一个重要原因。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一带一路”能源贸易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董秀成分析,综合考虑,油价短中期变化趋势与疫情变化趋势、全球经济走势、地缘政治和减产机制是否重新发挥作用等因素密切相关,不排除油价继续下跌,甚至下跌到20美元/桶左右,但总体趋势是震荡波动,回归到50~60美元/桶的可能性最大,冲到70美元/桶以上的概率很小。 

  国际油价后续如何理性回归

  美国页岩油仍是影响涨跌的重要指标

  谈及油价暴跌的影响,不少市场人士把目光转向生命力顽强的美国页岩油,是否发生部分美国成本较高的页岩油企业破产,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原油供给?

  高盛能源研究主管达米恩·库尔瓦林表示,几年来,沙特等低成本产油国多年来一直通过减产来支撑油价,进而提振了美国页岩油公司等成本更高的生产商,并使页岩油生产商的产量进一步提高。而这次油价下跌有效地带动了供应重组——高成本生产商减少活动,让低成本生产商继续生产。

  据了解,美国页岩油生产的平均成本在40~45美元/桶。2019年,国际油价在55~60美元/桶左右时,美国已经有超过30家油企申请破产。因此,如果油价继续维持在低位,将会有更多的页岩油企业破产。今年又是美国大选年,如果油价长期维持在低位,必然会对特朗普的连任造成很大的不利影响。据路透社报道,在油价大幅下跌的情况下,美国页岩油生产商自上周一开始进一步削减支出,并可能通过减产来应对冲击。预计2020年夏季,美国页岩油产出将下降100万桶/日。

  石油生产不可能回避成本问题。据外媒3月11日报道,美国正式宣布,由于全球油价大跌,暂停从其紧急原油储备中出售1200万桶石油的计划。市场人士猜测,美国此举或许是其当前“页岩油自救措施”的一部分。

  在刘朝全看来,希望通过价格战打压页岩油的市场份额,只是一厢情愿。当前的低油价只是降低了页岩油公司的“活性”,即便是出现了破产重组,但随着油价的逐步升高,页岩油气的活性又会逐步恢复,产量增加。

  2014年11月,沙特和俄罗斯大肆增产,试图用低油价逼死美国页岩油。而页岩油却靠着借债顽强地生存下来。当前,美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生产国,预计2020年原油产量可达1320万桶/日,比2019年增加90万桶。

  有专家表示,与低油价进行过较量的美国页岩油公司已经形成了一整套生产机制和模式。当前的低油价,只会令页岩油发展的增长速度放缓,还构不成实质性打压。

  页岩油经过多年发展,已经具备在低油价下生存的能力,随着供需基本面逐步恢复理性,从某种程度来说,页岩油或将成为未来石油市场灵敏的涨跌“温度计”。

  毋庸置疑,当前石油依然是人类社会经济发展中最重要的能源,虽然不确定油价还会在低位盘整多久,但当疫情过去、世界经济回归正轨时,国际油价也会因需求拉动而逐步回升。刘明彦表示,考虑到近两年国际油价基本处于每桶50美元之上,因而中长期油价回升至每桶50美元以上基本是确定无疑的。

时间:2020-3-19 8:20:05     信息来源:【ag真人】     本条新闻访问次数:
  • ag真人-ag线上国际-在线ag8真人 版权所有
  • Email:sunhongshun@cnpc.com.cn 管理员QQ:397438663 京ICP备0505077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764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